39两性网站

您的位置:主页 > 两性保健 > 药物与性 >

有关伟哥的革命

2017-06-15     来源:网络         内容标签:有关,伟哥,的,革命,在,中国,性,治疗,师,尚未,

导读:在中国,性治疗师尚未成为国家认可的职业,他们游走于法规与伦理的模糊地带,提供的性治疗服务也良莠不齐。 社会学家潘绥铭:在医学化的框架下,自从20世纪以来,性就一直是医

  在中国,性治疗师尚未成为国家认可的职业,他们游走于法规与伦理的模糊地带,提供的性治疗服务也良莠不齐。

  社会学家潘绥铭:在“医学化”的框架下,自从20世纪以来,性就一直是医学重点加以治疗和干预的一个范畴,并且被极其严重地“问题化”和“污名化”了。

   仓河下,是杭州市内一条僻静街道的名字。童嵩珍在这里的工作室,相距繁华的体育场路只有二三百米——这是绝对隐私与市井喧嚣之间的距离。

  委身于中西医结合门诊、胃肠病研究院等招摇的牌匾背后,“杭州宝善堂性福中心”,即“台湾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杭州分中心”没有任何自己的标识。它用刻意的低调,尽可能为到访这里的人营造一种安全感。

  即使走进诊疗区,也没有文字指示这里究竟是什么科室,每个房间房门紧闭,门上都钉着一块相同的牌子——治疗室。为了避免来访者相互遇到而带来的尴尬,“看病”实行严格的预约制。因而,和普通医院里吵吵嚷嚷的情景不同,走廊里看不到任何候诊者,来访的人一到这里就“闪进”预定好的治疗室。实际上,这里根本就没有“患者”或“病人”,每一位前来寻求治疗的人,都被童嵩珍和她的同事称为——“个案”。

  在网络上,41岁的童嵩珍有“台湾第一性治疗师”之称。八年前,她首次在台湾新北市的广川医院开设“性福门诊”,随后又把性健康管理中心开到台北。近两年,她分别在武汉和杭州拓展性治疗业务。

  进入大陆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童嵩珍似乎已经是性学界的“圈儿里人”。2014年8月29~31日,第六届世界华人性学家学术大会暨性治疗学术论坛在杭州召开。作为承办者,童嵩珍请来了众多来自海内外的华人性学家和各路从业人员。

  一个隐秘的行业、一个庞杂的人群,他们在此聚首,把那些人们平时难以启齿的话题拿到讲台上讲,放在餐桌上谈。

  “抓小鸟”

  童嵩珍在台湾长庚医院做过12年护士。她在骨科病房里曾经看到,重伤的骨折病人打着绷带,腿被高高吊起来,就在那种情况下,还不忘和前来探视的妻子亲热。这样的情景触发了她的思考,而不是鄙视和反感。

  童嵩珍说,自己选择从事这项工作,“好像上天赋予我的使命”。而后,她去台湾树德科技大学人类性学研究所读了硕士学位——这是台湾唯一一家专门设立性学专业的大学。后来,童嵩珍又先后取得美国性学会(ACS)临床性学家学院、德国“谈崔(Tantra)性能开发工作坊”等机构颁发的权威执业资格认证,成为在台湾有名的性治疗师。